www

A responsible theme for WordPress

吴秀波出轨门,各方错在哪里?

谢谢提问:

《吴秀波出轨门,各方错在那里?》

一、中国自古至今劳动就业道德规范【卖艺不卖身】。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大学、职业专科学院、高中、初中以及【海归】毕业生女青年来说,每年数百万人在全国各地各种行业参加劳动就业【竞聘上岗】。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私营企业、中外合资公司都存在女性员工年老退休,需招聘未婚女青年参加就业。手中掌握聘用员工审批权的【吴秀波之类名星人物】,能不能向需要参加就业应聘【未婚女青年陈昱霖】等全体人员,以是否提供【性贿赂】做为获得聘用【就业岗位】为前提呢?国际上,有《美国总统克林顿与莱温斯基性丑闻案》证实,克林顿因勾引莱温斯基性丑闻被罢免总统岗位。【吴秀波类名腥】及自吹自擂【学习世界先进科学技术先进管理制度】崇洋媚外【海龟】,应当以世界第一强国《美国总统克林顿与莱温斯基性丑闻案》,【罢免克林顿的总统】为例,做为【终身封杀吴秀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演艺界出现】的典范案例。

(一)2011年,陈昱霖大学毕业主动到吴秀波处应聘没有错;吴秀波招聘陈昱霖就业,陈昱霖才得在吴秀波身边工作,【引贼入室】主责任是吴秀波。

(二)未婚女青年陈昱霖主动找未婚男结婚没有错,吴秀波家有【正牌妻子】冒充【未婚大叔】接受陈昱霖的求爱,吴秀波是【重婚罪】主责任人。

(三)吴秀波自称和陈昱霖只同居2年,不是同居7年不成立。

中国任何在婚家庭,夫妻都不可能只在房中连续无限长时间性爱,白天上班或一方到外地出差,夫妻两地间断联系是社会规律。证实吴秀波和陈昱霖以【夫妻名义同居7年,一起做爱时间一年半至两年】。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二十四条:“实行男女同工同酬。妇女在享受福利待遇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证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规定:

(一)吴秀波聘用女艺人应安排【演戏】,实行【单位男女同工同酬】;就不存在男吴秀波多劳多得,又要与女陈昱霖单独【同工同酬】分成了。

(二)吴秀波家有【正牌妻子】冒充【未婚大叔】,聘用【未婚女青年】陈昱霖当【未婚大叔】吴秀波的【性生活女秘书】,才需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立法实行【男吴秀波和女陈昱霖同居同工同酬】。2011年至2018年间,【男吴秀波和女陈昱霖同居同工七年】,男吴秀波的全部收入需与女陈昱霖【同酬分配】才公平公正。男吴秀波应按男吴秀波七年总收入的50%,支付女陈昱霖七年劳动工资。

1、男吴秀波已经付清女陈昱霖房子1套折2千万元,现金300万元和1千4百万元。则男吴秀波【纳同居税】后的七年合法收入只有3千7百万元。

2、女陈昱霖再向男吴秀波索要4千万元,男吴秀波就诬告陈昱霖嫌【敲诈勒索罪】?男吴秀波过去七年全部收入,扣除女陈昱霖已领3千7百万元,留下男吴秀波应得3千7百万元后。吴秀波名下多出收入都是敲诈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公民劳动血汗钱的非法所得,吴秀波犯【敲诈勒索罪】。【法检公司】应【组建吴秀波案清帐执法队】,全面清查吴秀波旗下11家公司【非法经营】所得,全部没收上缴国库。

3、法检公司未清查吴秀波和陈昱霖同居七年期间吴秀波的财产总收入。无法证实女陈昱霖向男吴秀波索要七年劳动所得,超过吴秀波同期七年全部收入的50%前,认定陈昱霖犯【敲诈勒索罪】的证据不足,应做无罪处理。

三、2019年3月14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裁定:对陈昱霖涉嫌敲诈勒索案第2次延期二个月审理。2019年5月14日,第2次延期审理二个月期满。

审判人员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当事人起诉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当事人请求解除的同居关系,属于婚姻法第三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依法予以解除。当事人因同居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一)最高人民法院规定:当事人【未婚大叔吴秀波】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和陈昱霖】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依法废止2018年10月8日,吴秀波诈骗陈昱霖签订“分手协议”的法律效力。证实吴秀波支付给陈昱霖的钱物不是【分手费】。

(二)最高人民法院规定:但当事人【正牌妻子何震亚】请求解除【吴秀波和陈昱霖】的同居关系,属于婚姻法第三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依法予以解除。证实2019年1月19日,《何震亚声明》控诉陈昱霖涉嫌【敲诈勒索罪】。何震亚自2011年起,7周年多不向人民法院【刑事自诉】陈昱霖涉嫌【重婚罪】。何震亚自愿与吴秀波离婚后,何震亚不是吴秀波的【正牌妻子】,人民法院不得解决陈昱霖和吴秀波以“夫妻名义同居7年”的关系。

(三)最高人民法院授权:当事人【陈昱霖】因【与吴秀波同居7年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陈昱霖2018年9月给吴秀波的公开信》,吴秀波对陈昱霖说【你[吴秀波]不让我[陈昱霖]拍戏,……咱俩有一个[吴秀波]出去挣钱就好,我[陈昱霖]就一个戏都不去。吴秀波和陈昱霖一辈子都不会分开的,狗年生两个孩子】的法律效力。证实陈昱霖向吴秀波索要【夫妻共同财产】是合法权益。

(四)吴秀波参与60家联营公司中,吴秀波旗下11家股份公司,2001年至2018年全部收益,吴秀波的股份需与陈昱霖【同工同酬】分配利润。陈昱霖应得50%。吴秀波欠陈昱霖退休金4千万元证据确凿。

(五)2019年5月10日21时6分,看看新闻Knews报道《高院副院长的家族产业:关联企业至少35家,资产或超200亿》。

证实:吴秀波旗下11家股份公司2001年至2018年经营收益超10亿元。吴秀波恶人先告陈昱霖犯【敲诈勒索罪】,证实吴秀波已犯【诬告陷害罪】。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