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

A responsible theme for WordPress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1928年6月4日5时23分,一声巨响,张作霖的专列被炸,而这列车共有20节车厢,偏偏炸得就是张作霖所坐的第10节,爆点如此精准,时机掌控如此巧合,地点选择如此诡异,若是没有“内鬼”,谁会相信?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但是,谁又是内鬼呢?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今天,三悟和大家一起将时针回拨到皇姑屯事件的前一天,也就是1928年6月3日凌晨。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一、谁和张作霖一起上的火车?我们先从这10人查起1.“谋士”潘复:借张作霖这棵大树,他做过北洋政府的财政部长,后来,张作霖提拔为内阁总理兼交通部总长。1928年6月2日,张作霖宣布退出北京,潘复接着就提出辞职,将内阁事务转交给许宝蘅暂时负责。6月3日凌晨1:45分,潘复登上了张作霖的专列,跟随张离开北京,赶往奉天。巧合的是,列车刚到天津站,潘复就下车了,所以,在皇姑屯爆炸中,潘复有幸免于一难。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身为张作霖的“最高谋士”,潘复竟提前下了车,难道他已有不祥预感?又或者他是内鬼,将张作霖的行程告诉了日本人?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至于潘复当时为何回家,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肯定得是他不是内奸,证据还要从张学良说起。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这件事之后,张学良让潘复做了自己的高级顾问,可以说,张学良都不认为潘复是内奸,所以,我们也可以将潘复排除嫌疑。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2.“管家”温守善:奉军的校尉处处长,负责管理大帅府的庶务工作,可以说是大帅府的管家。既然是管家,肯定了解张作霖的行程安排。6月3日凌晨1点,他也跟随张作霖上了车,如果他是内奸的话,军人出身的他完全有能力给日本人留下可靠的暗号,但是,并没有。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6月4日凌晨5点,他也被炸伤了,不过,他不顾个人安危,第一时间爬到了张作霖跟前,发现张作霖咽喉处有一个很深的窟窿,他没有迟疑,迅速拿出手绢为张作霖进行了急救包扎,然后,把张作霖抬到汽车上,向奉天大帅府狂奔而去。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后来,他又追随张学良,为张学良做了一些事情。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大事面前,他临危不惧,处事果敢,从他的举动,我们就可以判断,此人是一位素养很高的校尉,绝不是内奸。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3.张学良的“结拜兄弟”周大文:此人是大帅府的电务处处长,相当于处理公文传输、电报收发的头头儿,许多电报都是经他处理的,所以,即便张作霖不给他明说坐哪趟车,他也能凭借来往的书信判断出个大致来。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在皇姑屯事件中,周大文和张作霖同坐在车上,但不在同一个车厢,一声巨响之后,他的两个手臂被炸伤了。如果他是内奸,他早就逃之夭夭了,何苦再冒着生命危险去皇姑屯?

张作霖之死,“内鬼”是谁?

因此,我们可以断定内奸不是周大文。

4.“御用厨师”朴丰田:提起他,三悟不禁想起了津门大侠霍元甲的厨师,难道朴丰田会像霍家的厨师一样加害自己的主子?

非也,这个朴大厨只会做饭,不会那些卧底的本领。

6月3日下午4点,朴大厨和另外一名厨师赵连璧共做了6菜1汤,菜是肉丝烧茄子、炖豆角、榨菜炒肉、干煎黄花鱼、菠菜烹虾段、辣子鸡丁,外加小白菜汤,据说,张作霖还夸奖了朴丰田,说他做的菜好吃,没想到,这6菜1汤竟是张作霖最后的晚餐。

张作霖死后,朴丰田又在大帅府干了两年,之后到一家大饭店去做主厨了。

5.财政厅长莫德惠:此人深得张作霖倚重,曾经极力反对曹锟贿选,可以说,与张作霖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同时,他与张学良的关系也不错,张作霖死后,莫德惠尽力辅佐张学良,说服日本人不参与东北易帜的事情。

在皇姑屯事件中,莫德惠与张作霖同行,但是没有与张作霖坐在同一个车厢内,巨响之后,莫德惠也受了伤。

因此,我们可以判断莫德惠也之不是内奸。

6.“陆军中将”于国翰:在奉军中,于国翰的职位并不低。1928年,他做过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部中将参议兼鸭绿江采木公司理事长;4年后,接受了日本人的邀请,做了伪满汉奸。张作霖死后,他与日本人交往这么密切,难道他是内奸?当时,是不是他拿张作霖的死当做投名状呢?

其实,在这次事件中,于国翰也被炸伤了,如果他是内鬼,是不符合逻辑的,只能说这小子在张作霖死前,还没有跟日本人合作,所以,他不是内奸。

7.“财政总长”阎泽溥:在同行的路上,被炸伤,可以推断出他不是内鬼。

8.“教育总长”刘哲:爆炸那天,他与于国翰、阎泽溥的情况大致相当,被炸受伤,所以,他不是内鬼。

9.“六夫人”马岳清:这位六姨太当年才23岁,虽贵为张作霖的女人,但是没有张作霖的手腕和智慧,也不像五夫人张寿懿那般有心眼儿。

在电视剧中,张作霖决定离京那一集,化名为东珍姑娘的川岛芳子曾经找过她刺探张作霖的离京行程,莫非是她将这一机密透漏给了川岛芳子?我们要考虑到,在当今,23岁还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

其实,在电视剧里,川岛芳子问马岳清:“听说帅爷要离京?”马岳清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

接下来川岛芳子又再次问道:“日子定了吗?”

此时,马岳清便将川岛芳子让进屋里。在屋里,她们这对儿姐妹说了什么话,我们不得而知,电视剧也没有交代,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皇姑屯事件发生后,川岛芳子因“上佳表现”得到了日本人的赞赏。

而六夫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与张作霖同行,在皇姑屯被炸掉了一根脚趾头。

10. “随身医生”杜泽先:这位医生虽然是个小角色儿,但是,小角色儿往往都能办一些为人不知的大事情,就像《水浒传》中的菜园子张青,本是一个乡村酒店的老板,后来带着孙二娘跟随鲁智深、武松到梁山入伙,为梁山大杀四方。

不过,这位医生只负责张作霖的医养项目,并不掺和奉军的政务和军务。

在爆炸那一天,温守善驾驶着汽车向大帅府疾驰而去,杜泽先在车内照护着奄奄一息的张作霖,无奈,他也无回天之术,用尽力气,也未能保住张作霖的生命。

从这些细节来看,这位“随身医生”并不是“内鬼”。

看来,内鬼另有其人。

二、有一个人,在山海关上了车;还有一个人,在皇姑屯上了车;他们是内鬼吗?张作霖的专列在中途会停车的,并不是直达奉天,在山海关站,“大舌头”吴俊升上车了;在皇姑屯站,“后来当了汉奸”的张景惠也上车了;他们是张作霖的结拜兄弟,肯定知道张作霖的行程,难道是他们泄露了机密?

我们先从吴俊升说起。

1.“大舌头”吴俊升:他这个人看似粗鲁憨厚,实则狡黠圆滑。当张作霖的专车到达山海关的时候,吴俊升上车了,他和张作霖坐在同一个车厢内。6月4日凌晨5点,山海关一带还是有些微凉的,吴俊升说道:“天有点儿凉,大帅要不要加些衣服?”

张作霖说了一句:“不用了”,话音刚落,只听轰的一声,火车爆炸了,吴俊升的头部扎进一颗大道钉,当场死亡。

吴俊升若是内鬼,就不可能在山海关上车,更不可能与张作霖同坐一个车厢,他也不会被道钉扎死,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内鬼”。

2.“后来的汉奸”张景惠:他是张作霖的结拜四哥,在1901年的时候,认识了张作霖,两人一见如故,甚至,张景惠还主动让贤,甘居副职,全力辅佐张作霖。

1928年6月4日凌晨,张作霖的列车到达皇姑屯车站,张景惠上车同行,虽然他没有与张作霖坐在同一个车厢里,但是,脖颈也受了重伤。

后来,虽然他投敌做了汉奸,但是,是他把死了9年还没有安葬的张作霖给隆重地入土为安,了却了奉军上上下下的心愿。

从这些事来看,张景惠不是内鬼。

三、靳云鹏和町野武马中途下车;仪峨诚也调换车厢;这3人疑点重重靳云鹏、町野武马和仪峨诚也,这三人也与张作霖同行,但是,他们中途下车了。

1.“亲家”靳云鹏的诡异约会:皇姑屯事件之前,张作霖的第5女张怀曦与靳云鹏的儿子订了婚,所以,靳云鹏是张作霖的准亲家,按说两家关系非常密切。可是,在皇姑屯一事中,靳云鹏的嫌疑很大。

当张作霖的专列到达天津站的时候,靳云鹏突然接到一个消息,说是“今晚9点,日籍好友板西利八郎由日本专程赶到天津,与靳有要事相商,请他立即回府”,靳云鹏便下车回到天津家中,等待西利八郎。

可是,靳云鹏在家等了一夜,也没有等来西利八郎,这让他感觉非常纳闷,可是,他没有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会让他更为吃惊。

一大早,他忽然接到一封电报,说是张作霖专列在皇姑屯被炸,看到消息,靳云鹏仿佛恍然大悟,原来日本人给自己的是假消息,怕自己与张作霖一同被炸。

张作霖死后,张靳两家解除了婚约。

后来,日本人邀请赋闲在家的靳云鹏组织了华北伪政权。

如此看来,在皇姑屯事件中,靳云鹏有很大的嫌疑,即便他没有直接参与策划这件事情。

2. “日籍顾问”仪峨诚也提前10分钟调换车厢:像张作霖这种人,平日里没少给日本人打交道,身边自然要有几位日籍顾问,以便双方更好的交流、决策。仪我诚也就是其中一位,他也登上了“死亡火车”,与张作霖同行。

就在还有10分钟到达沈阳的时候,仪我诚也突然给张作霖提出自己要去戴好军帽,于是,他离开了张作霖的车厢。

刚离开不久,第10节车厢被炸得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由于仪我诚也不在第10节车厢,所以只是受了一些伤,并无大碍。

他为什么会提前10分钟离开?仅仅是为了戴帽子吗?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3. “双面间谍”町野武马中途下车:前面我们介绍潘复(第1位)的时候,说潘复在天津站下车了,这里我们还要介绍一下与潘复一起下车的町野武马。

他是日本人安插在张作霖身边的一位“双面间谍”,在张作霖身边担任了9年日籍顾问,可以说是一位“中国通”。

在天津站,他说要与潘复一起去见张宗昌。

不过,具体这两人有没有去,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四、一句“须在日间到达奉天”露出了马脚町野武马虽然登上火车与张作霖同行,但是,上来火车后,以各种理由不和张作霖坐同一车厢,在下车的时候,他又嘱咐张作霖:“须日间到达奉天”,说完就下车了。

町野武马为什么要嘱咐张作霖要白天到达奉天,其实这就是一种暗示,只是张作霖疏忽大意,没有听出来罢了。

根据关东军参谋长斋藤恒少将写得《斋藤日记》披露,町野武马一直参与是否让张作霖“多活几天”的讨论,而且对刺杀张作霖的计划早已有耳闻。

因此,町野武马有着很大的嫌疑。

读者朋友,您认为是谁内鬼呢?欢迎各位朋友在评论区吐槽、评论、补充!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