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

A responsible theme for WordPress

黄晓明会因为最近的负面新闻受到很大不好的影响吗?

你也是明亲吧,我也是!我老爱教主了。


亲,我和你说哦,在娱乐圈里哪有没什么负面新闻和绯闻的呢,晓明这几年一直都是那么好的形象,爱心大使、积极投入公益事业、而且演技方面,也那么出众,人也好、所以现在明教里德粉丝已经是特别多了。


现在说什么照片抄袭的事,说抄袭的是一个日本人,晓明那么忙,哪有功夫去看那些杂志,不知道那组照片很正常对不对,这都是给晓明设计造型的那个人的问题,说他抄袭的才对啊!我想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就是娱乐圈的炒作,不用理会它们,我想只要我们不离不弃,还有那么多支持教主的人呢,不会对他的形象造成影响,而且过了这段时间,那些媒体也炒不了什么了!放心啊!~

为什么现在的明星老是给记者这样烦着呢?

明星与传媒的关系问题,是一个比机械齿轮还要古老的话题。奥运明星更是如此:他们最早受人关注的时候,齿轮是否问世并不在人们议论的范畴。

传媒就不同了。传媒是明星诞生的“表演场”、“催化剂”、“包装机”。

姚小巨人当初进入大洋彼岸的NBA,除了熟悉NBA规则并把篮球打得更好之外,善以微笑和坦诚对待传媒和大众,恐怕也是迅速征服全球观众的“诀窍”之一。

即使是眼下要被咱们的体育官员当作“国宝”珍藏起来的刘翔,在登上奥运冠军领奖台的那一刻,不也精心设计演出了一个别致的亮相动作?

如何面对传媒,既是一个明星应有的风度、气度的魅力展示,也是相关民族素质、国家文明的形象展示。这是体育竞赛场外的另一种竞赛,这是体育技能之外的另一种精神和文明的较量。

何况公众人物受公众关注,本来就是必然的“命运”。

古希腊的猛男不单赤身竞技,拿了冠军更要接受人们的礼赞和瞻仰。除了头顶的橄榄枝,他们的身体纤毫毕露,哪里还去抱怨人们“窥视”了他们的隐私?

因此,你是明星就得“悠着点儿”。你若害怕传媒的“压力”影响你的战绩,你离真正的“明星”就还有些许差距;你若广受传媒指责和大众唾弃,即便你已是一颗超级巨星,也就逃脱不了即将过气的命运。

是什么时候媒体与明星开始交恶的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颇为隐晦地说:“大概就是10年前吧,当时传媒业中出现了一种新的采访模式,也就是成立狗仔队,他们以各种方式挖出艺人的负面新闻或者个人隐私,满足了读者的八卦心态。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别的媒体也不得不群起模仿,逐渐形成了现在的这种状态。”

过去,记者在某种程度上是艺人的“保护伞”。因此,当艺人做错事时,知悉内情的记者大多会直接向他(她)指出错误,而不是像现在那样如获至宝搬上头条。在这个由“朋友”转变为“狗仔”的过程中,最典型的事件要数各大媒体在粤剧红伶新马师曾(祥哥)去世时,对其家人为争夺家产互相谩骂甚至对簿公堂的丑闻的报道。这些报道极尽煽情之能事,深挖人性的丑恶一面。其后的“锋菲芝三角恋”、“谢霆锋撞车案”中,媒体的“狗仔”本领虽然几近炉火纯青,但归根到底,还是从“争夺祥哥遗产”事件中发展而来的。

在此期间,最具代表性的两家媒体就是1990年创刊的《壹周刊》和1992年创刊的《东周刊》,它们都以挖娱乐圈猛料为主旨。两家杂志创刊以来一直官非不断,《壹周刊》一登陆台湾便引起台湾演艺工会的强烈抗议;今年10月香港《壹周刊》登出陈宝莲的遗像,更是引起各界指责,被香港政府以“违反《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罚款5000元。据悉,《壹周刊》自1994年至今已17次违反此条例,每次罚款由5000至14000元不等,不过都是“你有你罚,我有我登”。

底线分清别过分 记者媒体有责任

为了提高销量大玩猎奇香艳,媒体固然不对,那么,明星是否又有责任呢?过去,明星成名不易,无论是参加各种名目的选美活动还是新秀歌唱比赛,都是历经坎坷,因此,他们对自己的形象十分珍惜,而且刻意与媒体保持距离,就是为了保持那道“明星光环”。一位资深娱记说,像萧芳芳,即使成名已久,还是到大学读了一个心理学硕士学位,而且担任护苗基金主席,这种积极精神让人敬佩。

可是,现在的新一代明星中,不少人是用金钱和炒作堆出来的,比如陈冠希、麦浚龙都是富商之后。这些新星更新速度极快,他们只能频繁地在公众场合出现,或者与记者“合作”炒绯闻,“内幕”满天飞,不仅让读者习惯了阅读此类新闻,也让许多媒体养了一帮“狗仔队”。

不少香港同行表示,虽然《东周刊》事件会对新闻界提出警醒,不过在将来,明星与媒体交恶的情况不会有太大改变,“狗仔”还是会继续盛行,“唯一希望的是,媒体可以从中汲取教训,将报道负面新闻的底线分清楚,别太过分。”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