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生活随记

你有自己写过随笔文章吗?

2021年10月20日 13:34:28320编辑

像我们每年的新年过得灰暗和悲伤一样,就更需要欢乐和热情来滋养。于是,在大年三十这个盛大的时刻来临,我和孩子们都换上最最漂亮的衣裳。那种喜庆和充斥人眼球的红色,要多浓稠就有多浓稠。

天,似乎知道我们要来一场盛装出行,阳光格外地明媚,一朵朵飘浮在空中的白云漂亮得无可挑剔。女儿如一朵怒放的玫瑰,娇美可爱,在春风里,站成最美的风景。小林子更是空前得神采飞扬,蹦蹦跳跳。让我想起那架纸飞机,在风中欢乐地飞行,快活的音符在道路上流淌,即使是他用枪不小心扫射到我,都没有勇气破坏这种气氛。

三团火红融解成一大块的面积,隆重的飘过路旁所有的村庄。这一幅充满希望的画面,意味着我们的生活从此刻起从容富裕的展开。

华兵兄弟开的车,每次都那么狂野。那么快速冲上高坡,又那么快速的府冲下去,仿佛过山车一样刺激。对于我这种“免疫”力低下的人来说,下了车没有双腿打摆子,还能健步如飞,不得不说那是一个奇迹。

这个曾经因为挖金矿炒得远近闻名的村子——大坊,再也看不到昔日的繁荣,辩认不出往日的勇敢。 外表看上去几乎已快塌了的老屋,大门没有了颜色,灰净的木板门却被岁月刻出了无以名状的美。那般安静地坐落在山的脚下,做着那个帝国没落的褪色梦。尽管到了大年三十,都还不敢放胆的狂欢。它是不是心里边也涨满了复杂的滋味,又没有办法同谁说去。只能释放出一缕幸福的青烟,随风散去……

尽管看上去有点破败,却总给人一种岁月悠长,漫无止境的安全……

站在村口的拍树下,望着对面的村庄,像极了一片玩具小房子,散落在大山与田野之间。阳光透过云层斜斜地射上地面,万物沉浸在柔和的金光里。

远处的山头棱线分明,绿树葱茏。附近还有小河流过,高大的柏树枝头,小鸟们在欢快地歌唱。那一幅一幅的田野,如同一个超大棋盘,梦一样在我的眼前展开。现在这个棋盘还是空的,因为,种子还在早春湿润的泥土里,等待时机勇敢的破壳而出。还要等阳光这枚绣花针,在棋盘上绣出锦绣山河,在田野绣出香飘万里的稻花……直到那一天,你站在我这个位置,也会和我一样爱上那风掠过稻田所发出的声音……

大年初一的清晨,一座座灰净的老屋,歪歪倒倒的,看起来像极了小林子搭建起来的玩具城。山林,野草在露珠的晶莹剔透里,镌刻着红色的福字,一个比一个喜庆。

乡下总是比城市要寒冷,整晚没有睡好的我们,脸上挂着无精打彩的表情,把衣服紧了紧,然后在哆哆嗦嗦里互赠着祝福。餐厅里,裸露的吊灯看起来温暖而殷勤。

小林子,牙不刷,脸不洗,首先想到的是去喂他刚认识的小黄狗。但无论他怎么努力,小黄(这是小林子给小黄狗取的名字)就是不敢靠近,一人一狗,小心翼翼地彼此观望。小林子慢慢地再靠近一点,令手心里的饭团似乎也有了点担心。见小黄弓着身子,随时准备扑上来的样子,恐惧在他想像中披上了人形外衣,幽灵般地占剧了他的心。突然间快速起身,然后,我清晰地看到一人一狗朝着两个方向狂奔。人吓跑了狗,狗吓坏了人。最后小黄站在那块凸起的石块上,得意的遥望着小林子,却总也不敢靠近。

“妈妈,小黄的世界就是它站的这么大了”。小林子无奈地瘪着嘴,渴望有朋友的他是如此的伤心。“不,小黄的世界只有你,对它要有耐心……”于是不吃鸡腿的他放肆地撕扯,只为能有一根肉骨头喂喂小黄。好幸福的狗哇……我一边吃着鸡肉,一边发出感慨,还似乎我受到了冷落。

小林子的世界很忙碌,一点也不寂寞。烟花爆竹在他的手里从没有停止燃放过。一只只烟花在他的手中不顾一切地挥霍着激情,而我那亲爱的小林子则快乐得像烟花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弹射,爆裂出火花;手里的那把枪更是没有停止过工作,突、突、突地一颗颗水弹发射到水面上,画出一连串的圈圈。倍感神奇的小林子,更加肆无忌惮;在爷爷的工棚里,胆大包天地他还用手摸了摸欢欢。这可是第一次与狗狗做亲密接触,却把欢欢吓到前面的两条腿直打摆子。

淘气的他用手里的枪欺负了一大群的鸡;还把鸭子们赶得东倒西歪的没有方向地乱跑,最后躲在那个角落里,挤成一堆,嘎、嘎、嘎的鸣笛示警;偶尔一颗不识相的水弹,跑偏了道,飘移到姐姐的脸上,于是被整惨的姐姐怒目圆瞪,然后委曲得把脸哭成了衣服的颜色。

小林子这个人嘛,的确是乱七八糟了些 但身上那股力扫千军,所向披靡的可爱劲儿,不是谁都能有的。

大年初一,小林子玩得最嗨,身后的帽子上被姐姐插了根狗尾花,也没察觉,还那般神采飞扬地招摇过市。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